9. 第 9 章【1 / 2】

虽有许多不甘,段彪最终还是不得不带着段家的人马浩浩汤汤离开了此地。

褚淞吟这才蹲下身查探地上的尸体,只见那些人七窍流血、身上一片血肉相黏,看上去血腥又恶心,直教她皱眉扑鼻。

抬起眼看镇定自若的珠蒙尘,褚淞吟心中越恼:“这些人真是你杀的?”

“是也不是。”珠蒙尘道,她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,咬破指尖血后点在符纸之上,后再贴至自己身上,蹲下身就要将离自己最近的一具尸体抱起。

褚淞吟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,嫌恶地站起身往后退了几步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珠蒙尘没有回答,只将那些尸体一具具搬进了段芝蓉的屋舍,而后抽出一张符纸飞入房中,霎时火光冲天,将黑沉的夜晚照得亮若白昼。

褚公越缓步走到她身前,望着珠蒙尘脸上映出红光,明火嚣张地在风雪中摇摆,似乎想要不断外渗,吞噬天地所有一切。

他不禁问:“你真是道门的人?”

“不是。”珠蒙尘并未多做解释,她恢复了那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漠然姿态,问,“段小姐呢?”

褚公越盯着她的侧脸,沉默许久,突然一笑:“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。”

今日分别过后,两人并未再有过联系,就连珠蒙尘跟着段芝蓉一起离开也是遵循本心,而非事先与他们商量。褚公越今夜之所以会来此处,是因为想到白日里珠蒙尘的话,担忧段芝蓉当真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,因此才来看看。

却不曾想刚好撞见段彪行恶。

他们哪怕再晚到一息,那只长剑将以势如破竹之势穿透珠蒙尘后心,到时再以误会掩饰过去,哪怕褚公越有心细究,他父亲也不会为了一个孤女得罪褚家。

到那时珠蒙尘枉死,哪怕到了九泉之下也无处可以说理。

可他既然未与珠蒙尘有过商量,对方又如何断定自己今夜会来相助、又是如何确定他们先去救了段芝蓉?

这其中猫腻太多,实在经不起推敲。

珠蒙尘只把他的话当做恭维:“我非圣贤,又如何能料定每一桩事?”

背后大火越来越旺,明明寒冬,却烤得人额头生汗,仿佛坠入酷暑炎夏。

待段芝蓉这处屋舍化为灰烬,珠蒙尘与褚公越二人一同离开,褚淞吟一路都在询问今夜的事,珠蒙尘状若出神,并不回答,只有褚公越在她身旁撑伞,时不时应上两声。

于是褚淞吟看珠蒙尘的眼神越发不善,到最后小声对褚公越说:“早知如此,我不如先把她杀了。”

察觉到兄长不赞成的目光,她又迅速改口:“早知我刚才就不救她了。”

褚公越轻轻摇头叹气。

他的视线越过两人中间的褚淞吟,向珠蒙尘询问:“明姑娘怎么得知我今夜会与小妹会来此地?”

珠蒙尘并不隐瞒:“你们尚未查明我的来历,恐怕不甘放我去死。”

褚公越恍然大悟,顿时知晓自己让人南下查探珠蒙尘这一路经历的事已瞒不住她。

恐怕她白日里说的那些分道扬镳的话都是故意,珠蒙尘是想激他插手段芝蓉的事,而他也不负所望,确实中了此计。

而今就算想要及时抽身,段彪回去将今夜的事禀报给段暇,褚家也难以独善其身。

当真是个好计策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