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. 死别生离【1 / 2】

浮云遮望眼,新月衔余晖。

电光石火间,姒云脑中倏忽涌入无数曾被她忽略掉的细枝末节。

譬如昔日在南麓围场,放走阿努萨斯之后,她曾听召子季嘟囔过一句,“若非子叔去解手,他如何能逃脱?”

譬如对公子风的态度,分明早在岚水村时就已动心,可他表现出来的踟蹰与为难,却远超过一名宫廷侍卫。

譬如此次进军卫国,因她小产之故,周王数次拖延动身的时日。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劝说,可他自己却没有同周王一道离京。

再譬如周王离去后,她日日昏睡不醒,彼时不曾多想,而今再看,莫不是被人下了药?能给她下药又不被怀疑之人屈指可数。

……

无数端倪,皆为总角之交四字,而被她自行推翻。

赶来骊山的一路,她曾无数次推演可能是细作的人选,怀疑过伯士在被俘期间就已投诚,怀疑过申后离京前拿到了京郊舆图,甚至怀疑过会不会是郑伯,所以才会在骊山被灭口……

独不曾怀疑过周王身旁最亲信之人。

脉脉斜阳乱人心,最是人心难测。

若她都受伤至斯,与他一道长大,给他无双信任的周王又如何?

她看向斜阳里的周天子。

余晖拂过苍翠松涛,照进亭下,落成一道清减而挺拔的影,眸光垂敛,一动不动,仿似已神游方外。

虽怨他以她为棋,借她谋局,或许正因经历过被至亲背叛之痛,才不愿旁人历她所历,痛她所痛。

她轻叹一声,提敛起衣摆,徐徐步入亭下,踟蹰少顷,款款落座周王身旁,而后才抬起头,看向对面的嬴子叔。

“子叔,事已至此,可否坦诚相告,今日之事是为何?”

嬴子叔垂目看向身前的琉璃珠,照着霞色注目许久,才又看向面前两人,徐徐道:“夫人可还记得,你我初次见面时,夫人曾问过在下一个问题?”

姒云眉心微拧,初闻他姓赢名子叔,她的问题必定是:“你是秦国人?”

“夫人好记性。”

嬴子叔眼里泛起错杂的笑意,敛下眸光,淡淡道:“彼时不曾告知夫人,实际在属下出生时,那个村落还不属于秦国地界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姒云看向阿努萨斯,眨眨眼,“彼时属于猃狁地界?”

嬴子叔抬眸眺望日暮下的云海和松林,目光倏忽悠远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小说推荐:《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》【笔趣推文】【笔趣阁】【飘雪中文网】【盛唐中文网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