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1看书网 > 言情小说 > 五代梦 > 第一百五十三章 黑衣人
    亲爱的读者您好,因不可抗力影响,本站域名已经更换为151kanshu.com,原来的网址即将停止使用,请将本站加入收藏夹或记住本站域名151kanshu.com,以便您的下次阅读,谢谢。

    151看书网 www.151kanshu.com最快更新五代梦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对方有备而来,

    凌晨时分,

    专事刺杀之道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间的人,最容易放松自己的神经,往往也是杀手最容易得手的原因。

    花楼里的人没有想到,居然会有人截停了对方,虽然不知道外面那人是不是刚才的人,或者是他的帮手。但是整出动静来,肯定都是和这件事有关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有些奇怪,几大家族的代表,虽然都是各怀心思。但是有一点却出奇的相同,那便是大家都希望截停对方的是自己的人。这可不仅仅是长脸的问题,简直就是**裸的给对方一记耳光。虽然大家心里都没有底,但是这个意愿还是好的。

    杨家和杨昌平一起同来的随从,便知机的大开楼门,让大家的视线往外扩展,通过这大开的雕花门帘,立时往外的视线便开阔了许多来。

    从花楼里往外看去,才看到外面居然灯火通明,以至于感觉不到天也要亮了。

    杨昌平示意身边的人,扶了婉儿翠姐两人,把她们夹在中间,和大家一起来到了花楼外面。

    两层的花楼古香古色,在二楼有条似阳台的回廊,回廊遮风避雨方便,有些像蛮族吊脚楼的阁楼。平时可以站在这回廊,欣赏外面的风景。

    阁楼四周花灯依旧,虽然天边已经开始吐白,看向整个逸粉园因为通明,似乎分不清究竟是不是有昼夜之分。整个逸粉园还沉浸在安宁之中,这边人群汹涌,更有人高来高去打斗,许多人却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阵阵刀剑的声音,似乎破坏了通明的灯光,打破了这份安逸的宁静,令人感觉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大家这时候站在阁楼回廊看台,往传来声音和打斗的地方看去,在对面逸粉园的建筑群顶,在一条沿着荷塘边几百米的长廊顶上,有两个人正在争斗。

    四周灯火通明,高低有序的照射在整个逸粉园。

    平时逸粉园的晚上,就和白天一样让人迷醉,有着这些不惜成本的花费,逸粉园才会是黔阳有名的销金窟。

    在明亮的灯光照射下,大家便看得清清楚楚,有两个人正在快速的交手,因为灯光明亮,两个人可以说无所遁形。他们看去身形似乎不快,可是往往在交手的一霎那,令人感觉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身材敏捷的夜行黑衣人,浑身上下都包裹在黑布中,就连一双手都是。仅仅露出来的一双眼睛,似乎充满了聚精会神的光,在这种明亮的灯光下,显得格外扎眼。

    他手里拿着两柄尺余长的匕首,匕首在灯光下泛着寒光,他一声不发的挥舞着匕首,就像一个随时可以收割性命的恶魔。

    一双有些愤怒的发红的眼睛,虽然随着动作的迅捷,让人捕捉不到全貌。可是偶尔的一丝寒光,在灯光的照耀下却更令人惊讶,他正狠狠的盯着和自己对敌的人。

    让人惊讶的是,他的对手居然是一个少年,而且这个少年看去年纪实在不大。显然不是大家任何一方的人,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他阻止了刚刚刺杀的人,但是这个黑衣人的身份,实在令人无法质疑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虽然看去年岁不大,让人格外惊讶的是,他一双看着黑衣人的眼睛,却似乎充满了岁月的沧桑。这种沧桑的凝重,丝毫没有做作。使得他不快的速度,在大家看来更令人叹服。

    这好像一种胸有成竹,更似一种大智如愚的感觉。这边的人看着他不快也并不迅捷的身手,甚至都有些担心,他会不会一不小心,就被敏捷的黑衣人伤到了。

    可是看似他每次都很危险,可是他偏偏都堪堪的躲过,黑衣人每次致命的攻击,而且还会去适当的反击。大家便知道他虽然不像黑衣人那么敏捷,身手却似乎也不弱。大家心境轻松了不少,便又都看着他们的争斗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个这么古怪的少年,杨家可以说是出少年英雄最多的家族之一,杨昌平看着这个少年,不由也惊叹连连。这个少年的招式和杨家马上的功夫差不多,但是让人惊讶的是,他的招式都是实效有用的杀招,没有丝毫多余花哨的架势。

    杨昌平虽然不是江湖上的高手,那也是马上领军的将军,一身外家功夫可以说登峰造极。看着这个少年简单的招式,心中感叹连连,更是多了几分明悟,自然是看得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不管这个少年的奇异之处有何不同,而且他的装束也有些古怪,但是杨昌平可以肯定的是,这个少年不是周围家族的少年。他的一头长发就编成辫子盘在头顶,用一根看去普通的树枝插住,看去却也自然随意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的服装奇怪,奇怪的不像是中原人氏,他这样的发式看去倒像个道士。灯光下一身衣服看去只是普通的粗布,让人奇怪惊讶的是,他居然穿着的这一身奇怪的服装,在这个时代的汉人装束里是少见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适合于马上运动,或者农家干活的束身装,而且服装的奇异之处便是,只有半截袖子和半截裤脚。现在已经是五月中了,在南方天气已经逐渐热了,但是在楚西地区早晚还是有些凉的。

    何况,楚西地区虽然是蛮族聚居之地,蛮族人为主要人群。虽然蛮族奔放热情,也不像汉人一般拘束,但是像这种公开露出大半截手脚的服装,就是在楚西和五溪这种地方,那也是绝无仅有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在中原地区,这身衣裤倒像是游牧的民族常服,不过草原游牧部落的人,服装也会是长的束手束脚的。但是他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汉人,而且是一个肌肉结实的汉族少年,倒真是令人惊讶。

    当然,如若不是他衣裤干净,倒也像一个乞儿,一个衣不蔽体的乞儿。

    看过这么个乞儿吗!

    他虽然皮肤偏黑,可是双目炯炯有神,看去哪里像一个三餐不继的乞儿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少年一看就是浑身有力,孔武过人的饱满状态。当然令人惊讶的是,他皮肤居然健康奧黑,初见棱角的脸型,呈现着一张露着浅浅笑意的脸。微微翘起的唇角,使得满嘴的牙齿在灯光下,显得格外雪白。

    他身后背着一个六七寸宽长条的皮袋子,不知道里面究竟装了什么物事,小腿肚以上绑着宽宽的绷带,让双腿显得更具爆发力。

    手中拿着一柄奇怪的兵器,看样式不知道是横刀还是长剑。以杨昌平的眼光看来,这件武器应该是从前朝横刀发展而来,不过样式更令人感觉新奇好看。

    杨昌平兄弟几个,可都是使用兵器的行家,从小跟随家里长辈淫侵兵器。一看少年手中这柄横刀,就知道是一柄难得的宝刀。爱武之人天生敏锐,何况是见到好的兵器。

    可是看少年的装束,简直就是一个普通农家的少年,或者有可能是哪家的奴仆。实在令人有些抓狂,真是不知道怎么想的,他这宝刀是哪里来的了!

    看着这宝刀,杨昌平心中有些躁动,看到少年嘴角淡淡的笑意,倒感觉比这少年可爱!

    这边的人显然都没有见过两个人,虽然不知道双方是敌是友,但是光看场中的情形,大家便可以猜测到,显然是这个黑衣人不对路,应该刚刚就是他作怪居多。

    倒不是大家有偏见,试想在刚刚的环境,大家莫名其妙遭受了刺杀,虽然不知道是针对谁,但是显然对方是准备已久。

    人有的时候很奇怪,在危险的时候,显然希望自己不要有事。

    在没事的时候,忽然会想到一些奇怪的事情。那就是自己和一些人一起的时候,居然没有人来打扰自己,是不是换句话说,自己没有别人那么重要?

    这种求虐的心态,如果让遭受磨难的人知道了,是不是该给他几个耳光。

    不管这些人怎么想,正好出现了这个浑身隐秘的黑衣人,在这个非常时期,他的身份首先令人质疑。夜行人总是令人遐想,何况对手是一个没有丝毫隐秘的少年,大家几乎没有疑问的一边倒,要拿下这个黑衣人来。

    大家目光中似乎都有疑问,面面相觑的看着,眼神似乎都在询问对方,是否认识这个少年。都希望可以从对方眼中找出答案,可是看到大家都疑问的眼神,显然便知道了,这个少年大家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两个人的身份,但是显然其中有人和这件事有关。居然敢在几大家族眼皮底下搞怪,这无异于站在老虎头上撒尿。不管这两个人是什么身份,每个人都想把这个人留下。

    何况一直没有头绪,突然便冒出来这样两个人,简直就是黑夜里看到黎明。这么好的线索,自然是不容错过了去。

    “杨将军,你看,,,,,,!咱们要不要马上动手!”田洪茂青筋直冒,一直绷紧的心弦终于得到释放。本来以他的立场在这里是最难受,一个是自己的族侄,家主的亲侄子,一个是风头正旺的家族千金。哪个人有事的话,自己都不会好过。

    田洪茂虽然不是什么高手,但是自小这些大家族子弟,也受到过良好教育,基本上都文武双全。现在看到有人出现了,可以说就是泄火口,恨不得马上自己上场去擒下人来。

    他看到两个人的身手,自然知道自己的斤两,自己去肯定是走不过一个回合,自然想去好好安排一下。因为田思豪和杨八妹的失踪,他可是憋了一肚子的气,可是迫不及待想行动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极度的想参与,但是又怕杨昌平误会,毕竟如今这件事看起来,显然不是那么简单了。自己作为田家的人,有任何的行动,都会给别人带来暗示和误解。只好憋着心中的怒火,沉声询问和唐先生站在一起的杨昌平。

    原来,刚刚杨昌平来到逸粉园的时候,可是带了一百多家丁的队伍,这些家丁可是真正跟随杨家子弟,上过战场充当亲卫的人。田洪茂倒不是怕杨家的私兵,而是担心一不小心,就会触发家族之间的仇恨。

    在五溪这个地方,哪个家族没有自己的私兵!田家作为五溪最大最古老的家族,家族中的私兵还会少?哪一房哪一支都不会少,而且是蛮族中的精英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般来自于家生仆人,一些便是投靠家族的奴役,还有一些便是亲族旁支的亲属了。平时守家护院时,便都是家丁仆人,到了战时或者争夺的时候,他们便随时可以充当勇士将兵。

    杨家当初在五溪立威,不但是因为当初飞山太公杨再思手下,有一批精兵良将,还有便是家族子弟历来众多,而且个个都是能翻身上马的战将。如今子弟开枝散叶自是不用说,哪家哪房没有个几百人的麾下。

    如果杨家每一房振臂一挥,都差不多可以组成一支队伍,而且是一支有着精兵良将的队伍。所以说五溪乃至楚西,现在没有人想公开和杨家做对翻脸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田家存在心思结交,乃至家主田洪蜚想亲近杨家的主要原因。如果可以拉拢杨家,甚至和杨家结亲,对于势力正走下坡路的田家来说,无异于就是另外一次中兴的开始。

    杨昌平这一支还是飞山太公杨再思的直系子孙,杨昌平的爷爷杨通声,如今人称小飞山王,家中的仆众更是不会少。刚刚要来逸粉园找事,他自然要带着自己的人来。浩浩荡荡一大队人马,田洪茂看到这些人,心里也是有些戒备。

    这些家丁仆人个个都挎刀带枪,看去哪里是什么家丁仆人,简直就是一队将兵出征的架势。田洪茂一路随行在侧,不但代表田家的态度,也是为了让自己的逸粉园撇清干系。

    杨昌平带着几个亲族进来找婉儿,他们就都站在逸粉园外面团团围着,倒也威风凛凛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如今从这里看过去,自然还可以看到这些人持着火把,正站在逸粉园外面的街道,前后都把守着逸粉园的出入口,任是一只飞鸟估计也会被发现。

    而这个黑衣人居然可以瞒过诸人眼目,不但隐身逸粉园里,还可以突然出手暗杀人,显然他可不是什么普通人。要命的是他一定对逸粉园的环境很熟悉,田洪茂在意的就是怕人误会这一点,如果是这个人和逸粉园没有丝毫关系的话,不然怎么可以在灯火通明的逸粉园随意躲避?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他们,但是方才的毒镖却是要人命的,田兄,某家建议把逸粉园都围起来如何!”杨昌平看唐先生紧紧的盯着打斗的两个人,神色似乎有些紧张和激动,虽然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,但是历来知道他的手段,见他都这般慎重,不由看向田洪茂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此意!看来和这些人脱不了干系,不管他是谁,也不管是谁派来的,先想办法拿下了,某自有办法调理他!”符忠泉似乎从惊恐中回过神来,想想方才的毒镖,仍然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看着两个人的打斗,想起平时所看到的那些武艺,顿时感觉往日所看当真无趣。更惊讶于两个人的身手,方才更相信这世上,飞檐走壁之辈果真是到处都有。

    符忠泉一直没有吱声,因为在他看来,虽然杨昌平没有指明这次事情的幕后,但是同样作为五溪的大家族之一,符家对于杨家来说也是极为敏感的。

    亲眼看到自己伯父当初傲笑群蛮,更是夺取了马家在楚地的所有财富,一度成为五溪一地最强大的新兴家族。就是没有几分眼力,也自有几分阅历,符忠泉自然知道杨家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因为杨家也出了一位惊才绝艳的人物,那就是飞山太公杨再思,他的影响力丝毫不弱于自己的伯父。虽然他前两年已经去世,但是就目前的影响力和后继人才来说,符家的子弟那是远远不如杨家的。

    同样作为五溪新兴的大家族,如果杨家怀疑自己符家搞鬼的话,应该也在情理之中。毕竟表面上田家也有人遭殃了,在五溪这块地盘上,还真没有几个人敢太岁头上动土。

    何况黔阳名义上还算是符家的地盘,这些年叙州、黔阳周围这些地方,老牌的田家一直被自己符家压着,就是杨家也不敢过分。所以自从进了杨府开始,符忠泉就一直抱着不参与、不主动、不逃避的态度。

    一直看到田洪茂和杨昌平都出声,符忠泉才即时出现,表现出自己符家的立场。当真是不能早,也不能太晚,严格恪守处事做人的真理,也展现他不温不火的态度。

    田洪茂身边虽然没有杨家那么多家丁,但是方才去杨家也带了二三十号人,知道现在自己该有所表现,便只想能够先拿下人再说。可是他看到两个人的身手,也知道不是自己这些人可以搞定,只想早点安排准备。

    看着他布置下去,一旁的杨昌平也行动,让身边的堂弟杨昌英去布置,他自然比田洪茂更明白。下楼随行同去的,还有几个方才在府里挨着符忠泉坐,他比较陌生的那几个人。这些人杨昌平没有刻意介绍,那是因为他们都是和唐先生一起的。

    唐先生一直紧紧的盯着长廊黛瓦上打斗的两个人,虽然两个人一刻都没有停,但是他早看出来了结局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黑衣人手中的兵器比较短,一直想近身攻击这个少年。俗话说的好一寸短一寸险,不但是针对自己的对手,也是囊括了自己的安全。

    看去他似乎身手相当敏捷,不时的在空中腾挪翻滚,想从不同角度攻击少年,可是都没有得手。因为和他对手的这个少年,虽然看着似乎身手比较慢,招式似乎也不流畅,但是这个少年手中的横刀,总是能够在关键的时刻挡住。

    少年开始还有些慎重,招式往往都是后发,可是每一次出招都实用有效。简单的说就是没有花哨的废招,这是一个很冷静的少年。他手里的横刀不但是把宝刀,而且握在手里的感觉,似乎根本无物一般轻盈。

    他的腾挪轻身的功夫,也不像黑衣人那般轻盈,却是极具突发的爆发性。开始还有些戒备,到了后来已经运用自如的进退,就那么紧紧的锁住了对手,阻击着黑衣人匕首的攻击和他的退路。

    黑衣人看到自己讨不到好处,和少年手中的横刀一接,人便往一边荡去,想乘机便就势离去。开始他还想攻击这个少年,但是这个少年丝毫没有示弱,虽然刀式有些慢却极为有效,甚至出击拦截似乎也想制服他。

    一旁的人看着少年刀式似乎慢,都替他捏了一把汗,但是发觉他总能在关键的时刻挡住匕首。所以看起来似乎有些手忙脚乱的感觉,真让人替他担心,越看越知道这个少年不简单。

    大家其实不知道,这个时候黑衣人已经丝毫没有办法击中少年,因为这个少年虽然招式和身法远不如自己,可是他体内一身真气,却是远远的超过了自己。

    黑衣人心里有苦自己知道,每一次和少年手中的横刀接触,他都几乎把不住手中的匕首,只感觉自己双手发麻。他心里气得七窍冒烟不已,如果不是接受过危机训练,他早就和少年用同归于尽的招式。

    眼睛余光所扫,看到有人看向这边,心中暗暗叫苦,知道自己这次的行动彻底的失败了。于是双手匕首上下乱舞,想击开少年,更想乘机转身离去。可是偏偏这个少年如牛皮糖一般,紧紧缠着自己就是不放。

    杨昌平这些人带着婉儿一起,站在花楼回廊上,看着两个人的打斗变化。大家不由心思各异,看着两个人从长廊往逸粉园大堂屋顶跃去,兵器相接的声音却是不停,反而更是密集起来,于是便一起下楼来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看着这个黑衣人的变化,看去身手比这个少年轻盈许多,可是偏偏在少年面前讨不到半分的好,不由又是惊讶又是奇怪。便对这个穿着短装的少年有些惊讶,虽然不知道具体是谁刚刚发的毒镖,还是决定把两个人都留下。

    外面拿着兵器的杨家和田家的人,便陆续的都进来逸粉园,门口留着几个守门的。大家都拥到了杨昌平几个人的身边来,一起站在荷池边上,看着屋顶上对战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场中突然发生了变化,原来黑衣人想走的时候,偏偏少年又一直粘着不放。这个少年看着招式身手不如黑衣人,可是似乎有着一股信心支持,黑衣人一荡开他便赶上,让人感觉又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往往黑衣人想凭借自己敏捷的身手远遁,谁知道这个少年脚下一顿,一步赶上两步,总能把这个黑衣人拦下。黑衣人心中憋气,一声尖啸发声,身子一阵急旋匕首上下飞舞,冲向少年想来个同归于尽的打法。

    谁知道,少年一个飞步,脚下在屋脊上发力,凌空而起狠狠朝下劈下。

    黑衣人双手匕首一架,虽然挡住了横刀,脚下黛瓦尽碎,人也止不住冲击,便往屋顶下跌落。大家看到黑衣人在半空中努力翻身,显然是想凭借身手落地。

    让大家跌碎眼睛的是,他努力也没有翻转过来,只是侧出了半个身子,便已经跌落在了石板地上。一口鲜血喷在了蒙巾上,却也止不住从布上溢出来,就是双眼都沾上了。

    巫蛊之术!

    在中原流传千古,

    其术神秘自古便有之,

    当盛行于五溪、巫峡一带,最盛时属于楚地。

    据传乃蛮族苗裔之奇术也!

    因为神秘,历来被人畏惧。

    因为神秘,历来便不是普通人可以接触。

    因为神秘,历来不是普通人可以承袭学习。

    因为神秘,历来相传它脱胎于神秘的巫术。

    蛮苗之人,以巫供养蛊,以蛊使于巫,巫以蛊趋于人,巫蛊便不分。

    就是说,这种神秘的蛊术,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,是只有成为巫的人才会去养的,当然也是只有他们才有资格去养。

    他们供养培育神秘的蛊,平时作用在身边的蛮民身上。给他们治病驱鬼,当然也会去控制他们。

    因为蛊太过神秘,种类又多难以回避它们的危险,于是人家便把蛊和巫不区分,认为他们是一起的,都是不能违抗和对付的力量。==手机小说免费阅读器上线咯!超百万小说免费随便看,智能书架管理,喜欢的小说永远不会丢失!致力于打造更好的阅读体验。快来关注微信公众帐号xiaoshuokehuduan(按住三秒复制)下载免费阅读器吧。

    151看书网 www.151kanshu.com最快更新五代梦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