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1看书网 > 言情小说 > 五代梦 > 第一百三十九章 道 难道
    亲爱的读者您好,因不可抗力影响,本站域名已经更换为151kanshu.com,原来的网址即将停止使用,请将本站加入收藏夹或记住本站域名151kanshu.com,以便您的下次阅读,谢谢。

    151看书网 www.151kanshu.com最快更新五代梦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刘继兴静静的站在窗边看着河水,外面的天色因为广宁的繁华,居然没有漆黑,反而有些灯火辉煌的感觉。

    朝廷没有在附近的县府实行宵禁,反而鼓励民众丰富自己的生活,虽然皇室更替主子,但是对民众没有太大影响。何况自刘继兴登基以来的日子,首先拨正的就是对百姓的政策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朝廷的一些所谓的惠民,最多也就是在朝廷发生大事的时候,大赦天下而已。刘继兴却首先提出了缩减苛捐杂税,是真正的执行缩减,哪个地方的官员阳奉阴违,刘继兴就拿谁开刀,杀一儆百的枭首示众。

    鼓励民生、发展经济、劝桑助农,使得岭南全境知道了皇帝,却是自高祖皇帝刘岩以来,都没有过的盛况。广宁能有今天的繁荣,不仅是因为它是周边拱卫京师的州县之一,还有便是皇帝刘继兴大力发展南北经济的结果。

    首先在周边县府的捕快人数增加,使得作为水陆中枢的广宁,不但保持了安宁,也使得百姓生活富足起来。随着人口的集中和汇聚,各行各业都充斥了广宁,百姓的生活多了许多的乐趣。作为皇帝的刘继兴,希望百姓产生一种幸福感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中原,刘继兴虽然还没有去亲历,但是用脚趾头也能想到,一定是很凄苦和受尽磨难。而岭南因为刘家的大力发展经济,民众又没有经历大的战争苦难,在兴王府附近的州县,都可以比拟前朝中原的州府。

    自刘继兴登基以来,虽然有两个年头,其实还不到一年的时间,但是刘继兴颁布了一系列的惠民政策。不但大力支持农商,更不断的给民众洗脑,增强皇家的威信和荣誉感,让大家感受到在岭南的幸福感。

    从广宁的现状看起来,刘继兴的政策是比较成功的。以刘继兴自己的评断,如今广宁的生活水平,应该达到了后世自己那个时代,建国初期大中型城市民众的生活。这对于中原地区的割据势力来说,广宁无异于有了天堂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刘鋹原本身体肥胖,小小年纪超过了一百六十斤以上。不但连马都上不去,就是走路都喘。经过刘继兴不断的锻炼,已经从原来的胖子,逐渐变成了一个有些结实的少年了。

    但是在兴王府的时候,每天坐着处理的问题事情太多,刘继兴虽然锻炼,几个月下来有了明显的成效,可是刘继兴自己还是不太满意的,后世的自己腹肌可是引以为傲的部位。

    好处在于身体由胖变得结实了,个子也比原来高了不少,有点虎背熊腰的感觉了。这个时代的人南方的普遍各自矮小,刘家是从北方迁来的后代,在南方人眼里自然是气宇轩昂。

    刘继兴目测如今的自己,在南方已经是比较罕见了,可能有了后世一米七那么高了。对于现在的状态,刘继兴还是比较满意了,不过对于以后如果要进驻中原,刘继兴希望自己的身体随时保持最佳的状态。

    可是每天诸多事情处理的习惯,刘继兴离不开坐在龙椅上处理,便很怕肚子的赘肉长出来,所以平时悠闲下来便站着。加上定时的锻炼克制,逐渐让刘继兴形成了站的习惯。

    其实以刘继兴如今对真气的修为,萧玥也告诉过,如果想要改变身体的结构,不是什么难的事情。因为修行内家真气的人,很少有像外家修炼的高手,天天去锻炼皮骨筋肉。可是刘继兴对后世那些特种兵很羡慕,所以一直坚持锻炼身体,想把自己身体以外力锻炼,变得匀称有爆发力一点。

    刘继兴的坚持没有白费,不但精气神更加好,也比许多单纯修炼内家真气的人,身体素质好上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个官驿虽然接待了花蕊这种有身份的嘉宾,给大家也准备了最好的食宿和方便,但是后世过惯平淡生活的刘继兴,并没有在来的时候透露身份,也没有让人搞特殊化,就和普通侍卫头领一般,住了一间普通的客房。

    房间里虽然很简陋,却也不缺什物,干干净净的看去更添几分舒服,可能就是这个时代官驿的典范。用刘继兴自己的感受来说,那就是在一堆名贵木材打造的家私,和全是古董的贵宾房住了一晚。

    刘继兴感觉自己很满足,何况还有个美女给自己泡茶喝,喝着清香润肺的香茗,感受着密报得来的好消息,刘继兴可以说浑身洋溢着舒坦。

    本来心里还想着屋顶的那人的来意,这般身手的高手显然不是常人。自己这次偷偷出来,虽然没有带特别多的护卫,和自己身边的夏轻侯和师吾。但是他自己还是有几分自信,也让密党准备了几十个少年堂的少年。

    可是,在看着窗外的宁静的时候,刘继兴的心神忽然更加放松了下来,这确实是一种格外微妙的感觉。虽然惊讶于屋顶那人的身手,却没有放在心上。刘继兴想到了和夏轻侯聊天的感受,估计自己又到了一个阶段的瓶颈。

    “作为一个受到组织重视栽培的党员,三号首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,在执行任务的时候,心中对组织委派的任务产生疑问,居然耽误了同志撤退的宝贵时间!”王莹声音居然有些沉重,看向刘继兴烛光下脸部的侧影,目光似乎居然有些迷离了起来。

    刘继兴不置可否,刚刚的密保早就看过,自然明白这一点。作为同时执行一次任务的战友,有同伴出现这种问题的话。后世的特种兵或者雇佣兵,一般都会直接把对方放弃,以免影响了行动的大局,有时时间可以精确到秒来计算。

    “作为一个党员,没有杀伐决断的信心,更在任务初步完成还没有结束的时候,出现了感情优柔寡断的抉择,居然带领着和任务不相干,有着不定因素而且不是同伴的人撤离!”王莹的声音有些冷淡,心里在试问自己,遇到这种事情的话,自己会去怎么做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刘继兴思索了起来,对方虽然帮助了柳荫进入了留雁庄,但是实际上只不过是一枚棋子。说起来有些残酷,但是任何事情的成功,都是需要不同付出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想付出,也许就是满盘皆输!

    楚地的行动,在自己的心里就是一块试验田,说的难听一点的就是,自己丝毫没有把握。只不过给了他们几个空的头衔,任他们去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成功了是自己收拾果实,失败了对自己没有什么影响!

    刘继兴自然不会去对别人说,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!刘继兴都不会去透露心胸。因为这种想法让人知道了,无疑就是把自己贬入了十八层地狱。

    “作为一个党员,因为自己一时突然的想法和冲动,不顾组织行动的安排和决策,在行动中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,导致了自己同志和战友的牺牲!不但损失了艰苦建立的地方机构的力量,还有可能导致组织里地方机构对组织的信任怀疑!”王莹抿嘴沉声说道:“请首长做出指示!”

    “很好啊!小莹的分析很到位!”看着王莹,刘继兴脸上有些惊讶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不过某家加一条,那就是要时刻明白组织的一惯宗旨:为广大人民的未来奋斗,为广大人民的未来服务,不怕牺牲,排除万难!有了这个坚定的信念,还有什么可以打倒我们呢!”刘继兴含笑道,看着王莹的沉静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自己怀疑自己所做的事情,那一切将没有意义,某家想说的便是,无论什么时候,遇到什么样的困难,永远相信组织是为了谁而存在!如果有了这样的同志,咱们不但要教育,而且要时刻警惕和提醒,以免做出更多更大的危害来!”

    王莹看到刘继兴伸手过来,王莹想躲开,却没有半分力气的去回避,看着他轻拍自己的肩头,浑身不由像触电一般,立时站得笔直坚挺。

    随着她突然的运动,胸前的坚挺不住的上下颤动起伏,呼吸自然便急促了起来。一时间波涛汹涌,看得人不由血脉喷张。

    “永远忠诚于党!忠诚于组织!请首长示下!”王莹脸蛋通红,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去和十一娘讨论一下,看看对于此事的决断,拟一份有建设性的裁决密令,待某家看过便命人连夜发出去!”

    看着王莹领命出去,刘继兴唇角泛起了会心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有贵客临门,何不进来一聚!”刘继兴双唇微启,不见声音出来,却已经传到了屋顶那人身旁。

    这门绝技还是杨炯亲自所传,刘继兴经常和师吾、夏轻侯唱和,如今早已经是驾熟就轻的境界,许多几十年的先天高手都不一定有如此状态,倒是令外面的人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“好俊的传音入密,先天修为的功力,只怕就要进入炼神还虚的境界!啧啧,了不得!咯咯,没有想到在这个小地方,还能碰到如此有趣的人哩!”银铃一般悦耳的声音传来,居然是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:“外面月色正好,何不一起月下共赏!”

    “故所愿而不敢请耳!”刘继兴爽然应声,敏捷的从窗口跳了出去,外面是一株大榕树。

    !!!

    !!!

    道!

    可道!

    非常道!

    名!

    可名!

    非常名!

    无名天地之始!

    有名万物之母!

    许多人对这段话有不同的解读,也有不同的诠释,见仁见智无法复制,也无法去分辨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这段话非要用语言来解释的话,其中大概的意思不外乎是说:道,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,我们可以去说,也可以立出名目来解释。但是不管你怎么样去解释,从哪个方面来诠释。它真实的意义和真像,都不是我们所说的一样,我们也不能真正的概括它的博大精深。

    自然因为它不会是我们所说的那样,或者像某种事物,因为我们所描述的东西,都不是那样和都不能解释,那真正的永恒的道!

    于是有人认为道不能说,只能每个人去体会,其实它还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    姑且不管它如何,历来有个共识便是,大道是产生于天地之先,没有天地初分的时候,就已经有了道。

    是不是真的这样,是不是也有所误导,没有达到那个境界,谁也无法来解释,谁也不敢狂妄的去解释。

    如果我们非要来解释,是不是可以先这样理解为,道产生于开天辟地之前!

    万物之先,是不是因为道,才会产生开天辟地?

    而且,有不少修行者认为,道是产生于万物之前的!

    不管这个理论是不是对的,我们可以暂时这样认为。这样说是不是更加证实了,道是不是就是万物的母体,万物自是因为道才产生的呢?

    所以,从这点上来看,这个道,难以彻底清晰的去描述,同时也说明了,道不是口头上的称述,就可以表达出来的了。

    可是,道却是确实真正存在的!它的存在,使得诸多的修行者有了追求的目标。

    道家至尊认为,道是产生和决定世界万物的最高存在。

    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!

    大道之大,视之不见,听之不闻,但是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只可以想象,却不是可以普通触摸得到的,触摸到的人,都已经是矗立于天地间的人物。

    道是宇宙的本源,也是万物的开始。

    它是永恒的、绝对的是在形和神都存在的一种东西。

    它既超越了我们所谓的主观和客观的差别,又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距离,更是不同于因果和生命的范畴。

    它应该是看不到,闻不到,更加不可说的一种东西,乃至是不可思议的一种绝对存在。

    道本身应该是不可描述的,它应该是没有任何实际存在的、抽象的实体。是人们往往在说到它的时候,给它加上了自己心里认为的,各种属性和大意框架。由此,人世间便有了两种道。

    一种便是不可说的道,我们可以称为虚无的道;一种是可以称述的道,便是称为人间传道的一种道。

    人间需要传道,追求的却是虚无的道!

    道!便是道!

    你去走,走你的道,那便是道!属于你的道!

    世上本无道,走的人多了,便成了道了!成为了你的道!也成为了指引别人的道!

    修行天道的诠释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追求天道,武者希望此生成为天下第一,最后发现不断被人超越,自己再奋起追赶,再被人超越,生命却已经到了尽头。这个第一对于人生,没有丝毫的意义。

    于是便化成了追求长生。

    长生也是一种道!对生命执着追求的道!

    修行者希望长生不老,但是世间灵气真元、天材地宝过少,于是修行者纷纷隐身世外桃源和荒郊野外,都希望可以找一个人烟稀少之处,自己享受周围的灵气,和不被外物打扰。

    随之而来,问题便出现了。没有超强的武力,单纯的只追求于修行,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生存。因为在生物的生物链里面,人类并不是最强大的存在。脱离了武力的保护,人类还斗不过许多野兽。

    于是修行者结合了武力的修炼,不但可以有效的保护自己在荒郊野外修行,还大大的加强了体质的淬炼。运气好的修行者,最后发现自己寻找到了联系天地的桥梁,打开了通往长生的道路。

    于是修行变成了漫长而又令人神往的追求!

    随着对事物和天地奥秘的一一分解,最后发现往日的追求,还不过是天道间一小段旅程。人力有穷时,性命有尽时,没有达到修行的最高境界,许多修行者便斗不过时间的流逝。

    却恍如飞蛾扑火,生生不息!

    月光如洗!

    月光下万家灯火,虽然已经是深夜,广宁街道上已经没有了什么人,可是隐隐还传来丝竹的声音。

    官驿外的河道上,还停了不少船只,有往来商贾的货船,也有停泊靠岸的客船。当然,隐隐间下午驶来的官船还是最大、最雄伟。它们静泊在河道岸边,和广宁城形成了一副静谧的图画。

    官驿足有两层,比城里许多房子都高,突出了它在广宁城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月光下一个白衣仙子翩翩若仙,坐在官驿屋顶的主脊檐边,翘首望着天上的圆月。侧影成画,令人看去神往,虽然不知道是否有心,一举一动都令人心动。

    只是坐在那里的一个姿势,都足以令人感觉美到了骨子里。她虽然带着深色面纱,但是看着衣炔飘飘,白衣如烟云蒸霞,看去朦朦胧胧在心里却无比清晰,直令人恍若遇见月宫仙子。

    “某家刘青奴,如此良辰居然有幸得遇仙子,敢问仙子可是自天上来!”刘继兴可是见识过无数美女的主,但是看到坐在屋顶屋脊上的女子,不由也发出由衷的赞叹和感慨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确实是自己见过的女子中,目前气质是最好的了!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之间,无形散发的都是无限的气质和风采,哪怕没有丝毫的动作,也令人感觉不忍亵渎!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虽然还没有看到她的眼神,可是刘继兴心里却感觉到,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她?这种微妙的感觉,直接令刘继兴浑身的血脉都快速了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是在梦里!

    “你的嘴巴倒是好甜!”甜甜的声音传来,女子居然缓缓的偏过头来,一对晶莹剔透的眼睛,带着笑意看着刘继兴。似乎眼睛里看透了刘继兴的身体,看到了那飞速流动的血液,还有那已经无法平静的心跳。

    刘继兴看着她极有柔情,又格外清澈的眼神,虽然心神有片时的失守,心头却还保持着清明。毕竟自己特意上来,可是想看看这种修行境界的人物,究竟是何方高人。

    看着刘继兴没有丝毫的闪躲,女子面纱下的笑意更浓,眼角似乎都翘了起来。静静的看着刘继兴,就好像看着自己的亲人。她便是突然心血来潮停驻广宁的高阳翾,一种莫名的感应令她停了下来,略经搜寻之后,一路跟随了刘继兴,来到了官驿。

    翩翩若仙的高阳翾,气势从容的刘继兴。

    月光下,两个人静静的对望,居然犹如一对深情对望的恋人。

    刘继兴从屋里出来,落在了榕树上,再经由榕树枝跳到了屋顶,本来以他的修为和经受的指点,他的轻功可是已经很不错。可是他丝毫没有这个自觉,还是把自己想象成后世的那个人,不会经常使用这高来高去的技巧。

    即使身怀宝藏,刘继兴一直还以为自己是个穷光蛋。哪怕是身边的女子不住吹风,刘继兴感兴趣的还是自己真气雄厚了。遇到道尊之后,得到了一些奇遇,来到岭南这里,也不过是身体里,突然多了一些东西而已。

    刘继兴没有使用轻功提纵,但是因为有着高深的真气支持,刘继兴的身体早已经自动会和天地间的真元调和,一身浊气早就更换,可以说是身轻如燕一般。

    落在屋顶黛瓦之上,也没有露出什么动静来,反倒是举重若轻的动作,让人感觉有些大气。

    “居然还有一身不俗的修为,更让人惊讶的是,你的年纪居然还这么小,倒是妾身这些年从未遇到过的奇才哩!”高阳翾眼神中的惊讶毫不隐瞒,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刘继兴,忽然掩唇而笑:“倒真正是缘分了!想必你便是妾身南下要找的人罢!”

    高阳翾若有所思的看着刘继兴,盈盈笑间当真风情万种!\+本站官方手机最新阅读器APP上架了!每日更新新品海量小说内容,体积小省流量,无广告,查找小说更方便,快来关注微信公众号jiakonglishi(按住三秒复制)下载手机客户端】

    151看书网 www.151kanshu.com最快更新五代梦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