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7、虚伪【1 / 2】

“让今晚防备点……”

郑乡约。”

睡死。”

打算做两准备。

郑乡约赴宴合适极

哪怕县城真防备推诿郑乡约。倘若真防备,徐怕几散兵游勇。

徐福兴送饭乡民领命,离塬坡。

擦擦黑。

寂静降临,厚厚土腥气被夏风挟裹,吹拂驻扎塬坡主路乡兵营寨。蟋蟀、知、瓢虫等各虫类,风刮椿树、榆树、枣树、李树树叶刮擦声混合,传乡兵耳朵……。

两更,忽阵狂风刮

居高望远,众县城燃熊熊火势。

及剧烈炮声、零星枪声。

“安静!”

“县城乱关咱。千古万变,庙堂县长,管龙椅,聘请县长入城做官。候……”

见众思异声,充满信语气讲番安抚士兵话。

话,任谁听封建糟粕。

乡兵套。

啊,徐错……”

“老爷老爷,,咱。等候咱……咱龙功臣……”

私底议论纷纷。

见惯县城乡村平稳,知亘古。再者,县未必,放县城富户抢,跑打枪战。

县城静亦瞒住塬顶

长工徐福兴被刘县长派,让请徐问话。三请。直徐福兴传话:“再请。哪怕县枪毙气。”

快马,新徐宅客厅见先

因……”

屏蔽左右,解释:“赵嘉树……先啊,杀枪哪次请先赴宴,怕贼偷,怕贼惦记,二保先命,刺杀……”

刺杀政

……赵嘉树等刺杀县城官员。

应该早点给……”

刘昌达叹息声,朝外张望眼,见县城火势冲,担忧:“乱,兹,城内少百姓遭灾。张养浩啊,兴,百姓苦,亡,百姓苦……”

剩老仆。

按理应该担忧方。

怕先知此肯躲灾,欺骗。”

“先力,影响局,,静观其变。错,话,……”

《原来我真是世外高人》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本页面更新于2022-08-14 17:22:18